•   有人记得谁是中国的第一代名模吗?除了彭丽,好像还有一个叫索菲的。网上有关于中国模特儿行业发展的东西吗?王慧兰的文很有用,可是我更想知道关于索菲和彭莉的事情。还有,中国第一...

      有人记得谁是中国的第一代名模吗?除了彭丽,好像还有一个叫索菲的。网上有关于中国模特儿行业发展的东西吗?

      王慧兰的文很有用,可是我更想知道关于索菲和彭莉的事情。还有,中国第一个被人认识的知名男模是谁?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邦第一代名模

      提起时装模特,人们总是会想起光鲜的T台秀,想起穿得越来越少的顶级模特大赛,想起陈娟红、谢东娜、马艳丽这些名字。可是在28年前,当满大街都是蓝白灰的海洋时,有谁能想到今天这个繁荣的模特行业呢?

      朴树在《那些花儿》里委婉地唱道:那些年轻的女孩,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这让我们想起了28年前的那些模特们。徐萍、柴瑾、史凤梅、裘丽萍、侯林宝、管胜雄……正是这些已经让人淡忘的纺织厂工人,成立了中国第一支时装模特队,从而构建了这个新的行业。这些曾经聚焦在镁光灯下、走在T型台上的年轻人,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 是如昨日般的五彩斑斓,还是淡出T台后的返璞归真?带着遐想,我们特意找到了其中的几位,听他们讲讲过去和现在的故事。

      1979年,当时18岁的柴瑾高考失利,被分配到了上海衬衫厂工作,她的心里很难过,不知道是否还能实现做时装设计师的梦想。虽然母亲为她报名上了夜校,学习会计,希望她掌握一技之长,将来有份稳定的工作。她听了母亲的安排,可心里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当然,那时的她还不知道在中国时装界正发生着一件具有突破性意义的大事。1979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年,上海传来了一个消息,法国的著名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要到上海进行时装表演。可以说正是这次演出改变了柴瑾生活的道路,当然也改变了另外18个年轻人的命运。

      当时对观看皮尔·卡丹时装表演的人有三个规定,一个是专业对口,第二个规定就是要记录姓名,第三是票子不得转让,可见这表演有多难得一见,并不是谁想看就能看到的。当上海的时装设计师看到一件件时装在活生生的模特身上生动地展现的时候,他们被震撼了。他们才意识到以前把衣服穿在衣架子上展示是多么死板,一旦这些衣服被模特穿上身,才显得生动、形象起来,才真正显现出衣服的美感来。上海服装公司一些领导也看了这场演出,演出结束后,他们萌发了也组建一支时装模特队的想法。后来跟纺织局的领导汇报后,得到了批准。但是对于模特这个词,上级领导还是有意见,觉得模特是外国的称呼,有点低级趣味,所以就改名叫时装表演演员。有了这个初步的构想后,时装表演队开始选人了。从哪里选呢?上海服装公司下属有80多个工厂,直接从厂里挑选最方便。于是,中国的第一支时装模特队,确切地说是第一支时装表演队,就这样诞生了。

      但是怎样挑选时装表演的演员呢?现在人人都知道选拔一个模特的要求能列出详细的一大窜,从身高、体重、三围,到腿长、背阔等等,一系列苛刻的要求让人觉得模特是普通人遥不可及的职业。可在那时,在中国还没有听说哪里有时装表演队,上海时装公司的这支时装表演队可谓开了先河。既然是中国开天辟地的第一支,自然没有任何资料可以参照,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学习,从组建时装表演队的领导到特地从上海戏剧学院请来的形体老师,他们都是模糊的,他们都不知道时装表演是什么,他们只有借鉴国外的经验,自己慢慢摸索。他们知道国外模特人都很高,人高穿衣服才漂亮,可多高才算高?以前服装厂做出的样衣都有固定的尺寸,三围、衣长、袖长等等,难道要按样衣的尺寸选演员吗?那样似乎太难了,怕是找不到能符合各项标准的。最后,领队徐文渊和几个领导商量决定,只要挑身材高挑的,模样尽可能漂亮些的,就算符合标准。在当时,身高有164、165公分就算是高的了。所以在没有具体标准的情况下,第一支时装表演队的队员都是靠领导目测挑选出来的。

      当时选演员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领导主动去找,而不是演员自己主动应聘。毕竟时装表演在当时还是新生事物,并不是每个人的思想都能接受的,尤其是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要将它作为职业。所以领导们只是在暗中挑选,到各个厂,各个车间里去挑,并没有做大肆的宣传。被选中的人,领导首先要问他自己是否能接受,其次还要考虑他家里人是否同意。

      当时,柴瑾刚刚上班两个月,一天忽然有人通知她去厂长办公室。她觉得很奇怪,自己才刚进厂,厂长怎么会找她呢?柴瑾身高171公分,人瘦瘦的,长得又漂亮,厂长跟她说了时装表演队的事,问她是否愿意参加。柴瑾听说参加时装表演,以后还有机会学习服装剪裁设计,就一口答应了,虽然她知道思想保守的父母可能会反对她抛头露面,在那么多人面前走来走去地表演。父母觉得,女孩子应该找份安定点的工作。她只好回家先跟两个哥哥说了,好在哥哥们都很支持她,让她去尝试一下。后来父亲也知道了,因为父亲是轻工业局的,知道这支时装表演队的意义,所以虽有些不乐意,也不好多说什么。母亲知道她参加时装表演队,那是几年后的事情了。她每天照常出门上班,其实是去时装表演队参加训练,有时晚上有演出,她就说去读书,就这样瞒了母亲很久。

      时装表演队的其他队员都是像柴瑾这样被选进去的。有些人曾经也做过思想斗争,家里也有过反对意见,但一来这份工作是一种新的尝试,二来这也是组织的工作安排,所以最终也就参加了。但确实也有因为父母反对,被选中而没有参加时装表演队的。

      因为他们是中国的第一支时装表演队,所以注定了他们的特殊,但他们原本又都是普通的工人。身高在现在看来很普通,离做模特的要求根本还差一大截,身材也不算标准,可他们却赢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誉,当然他们也付出了自己的努力。

      每天踩着高跟鞋练形体,为了苗条些还要控制饮食。那时,社会上可不流行减肥,如果不是为了这份工作,他们大可不必受这份罪。在公司内部的一次次演出,他们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掌声,虽然也曾引来不少的非议和不解。

      在上海友谊会堂(如今的上海展览中心)演出的时候,有一件露肩膀的服装,当时哪个演员也不肯穿。那件衣服其实在现在看来还算是很保守的,它整个一身是裹在身上的,就是一只臂膀露在外面,后面有一根飘带拖在地下走的。后来这件衣服安排给队里的徐萍穿了,因为徐萍算是思想比较开放的。但是演出这天,徐萍送了两张票子给父母。当父亲知道女儿今天要穿一件暴露的衣服出场,当即就吵到了后台,怎么也不肯让女儿穿这衣服出去。父亲也有理,他觉得今天露胳膊,明天就可以露大腿,如果这样子的话,女儿不就学坏了?今后怎么在社会上做人呢?徐萍只好跟指导老师商量,最后老师想了个办法,把拖在地上的带子缠到徐萍的肩上,这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可见当时的人,思想还是非常纯朴的,对于时装表演的评论还是有褒有贬的。可是直到1983年一次特殊的演出,让这支时装表演队成了万众追捧的焦点。

      柴瑾也是这时才不得不把自己参加时装表演队的事情告诉母亲的,因为这次他们要去北京演出,第一次出家门,她没法再瞒母亲了。作为党员的母亲虽然还是希望女儿能做会计,但这次演出意义重大,所以也只好同意了。

      1983年的夏天,时装表演队被邀请到中南海小礼堂演出了两场,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时装表演走进中南海。这次演出使得这第一代的时装表演队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人民日报上刊登了《新颖的时装,精彩的表演》一文介绍他们的演出。后来,根据第一支时装表演队的故事还拍摄了一部电影《黑蜻蜓》。中国第一支时装表演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荣誉。

      进中南海表演是第一代模特最辉煌的成绩,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成绩,他们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关注多了,要求也提高了,也意味着他们第一代人的使命就快结束了。

      1984年后,时装队开始面向社会招人。很快,那些年纪更轻,身材更好,学历更高的模特们就加入到了时装队中,取代了第一代模特们的位置。其实在这以前,时装队也陆陆续续在调整一些队员,毕竟在当时有一些人的年纪已经30岁了。公开招人以后,对第一代队员的冲击就更大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离开了时装队。

      曾经历过辉煌的成绩,却又回到平凡的岗位,心理上的落差是难免的。但是这种落差并没有我们今天想象的那么大。因为当时当地,人们的思想就是那么简单。参加时装队是组织需要,离开时装队也是组织安排。在还没有走入市场经济的年代,模特们的收入和普通工人一样。“每个月就30几块钱,最多就是比别人多2角5分的晚餐费。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模特还是一个吃青春饭的工作,并不比国有企业的铁饭碗好多少。”管胜雄就是在那个时候离开时装队的,他后来被单位派到深圳去工作,对他来说,这样的选择比留在模特队更好。很多队员也和他一样,组织上为他们安排了更好的工作,所以退下来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

      有人退,自然有人进。吕红忆就是在第一批招聘时进入时装队的,她身高170cm,拥有本科学历,还是一个医生。在常人眼里,这样好的条件去当一个模特,真是有点不值得。但是吕红忆就是看上了模特行业的潜力,辞职后一心一意投入到时装队。事实也证明了,她的这个选择具有正确的前瞻性。

      世界上的许多事情,人不可能以全知的角度了解全貌,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判断和解决问题,或者渐渐看清了其中的真相,却又事过境迁。那些离开的老队员们,当然是料想不到时装队日后的发展。

      徐萍和柴瑾是队里最年轻的两个女孩,她们没有离开时装队,因此有了截然不同的人生。1984年,时装队出访香港,紧随着又去了日本、美国、欧洲,这样的际遇在当时来说是难能可贵的。模特们用的化妆品再也不是国产的,而是世界顶级品牌的;收入也不再是以前的几十块,而是几千,甚至几万。徐萍回忆说:“到香港时,先生特别喜欢我们,送的金卡就是上万块。”当时一个普通工人的月收入只有几十块,而徐萍已经是个几万元户了,人家都叫她小富婆。

      走的地方多了,眼界自然也不同了。在香港时,徐萍在媳妇朱玲玲的陪同下烫了一个大波浪发型,回家后她的父母看了吓得不轻,再三叮嘱她要收敛一些。可是,随着手里的钱越来越多,跑的地方越来越多,见的老外越来越多,模特的生活阅历已经大大超过了他们身边的同龄人。1988年,徐萍也到了退出时装队的年纪,单位帮她安排了留队任教的工作,但她就是不愿意过朝九晚五的生活。于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她成了第一个自动辞职的人。很快,徐萍自费去了日本打工。两年后,她又用赚来的钱承包了上海第一支私营时装模特队,轰轰烈烈地干了一番事业。

      柴瑾的情况和徐萍差不多,1988年离开模特队后,她选择了自费去美国留学。起初的志向是做一个服装设计师,后来在一堂经济学选修课上,她听了教授讲的关于买房升值的故事,就转而学了房产专业。1995年,她在美国买了一套自己的房子,做起了房产买卖的生意。

      可以说,时装队让徐萍和柴瑾看到了一个大千世界,她们日后的生活发展与时装队的兴起和红火是分不开的。后来的那些第二代、第三代的模特们都受益于此,他们享受到了第一代模特们没有享受到的经济利益和行业机遇。

      如今,模特已经成了时尚的代名词。在全国范围内,有中国模特之星大赛、华人风采模特大赛、新丝路中国模特大赛和国际模特精英大赛等,而各个省市以及知名企业举办的模特比赛更是数不胜数,许多年轻人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陈娟红、谢东娜、马艳丽、瞿颖……这些号称中国最早期的时装模特们,也都成了时尚界的大明星。回头想想,那些真正的第一代模特们已是悄无声息。正如朴树在《那些花儿》里委婉地唱道:那些年轻的女孩,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为了找到28年前的那些花儿,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从上海服装公司,到当年的戏剧学院老师,再到其他的同行媒体……他们的回答都是:好多年不联系了,嫁人的嫁人了,出国的出国了,做生意的做生意了。他们不像后面的几代模特,嫁老外,傍大款什么的,他们也就是过着一般人的生活。曾经如此辉煌的一代模特们,现在却找不到了踪影,也没有任何档案记载,这多少让人有点失望,有点无奈。终于,在兜兜转转了好几个圈子后,我们见到了其中最年轻的两位。

      和徐萍见面是在一个很简单的咖啡馆里,她指着隔壁的一个高档楼盘说:“我家就住在里面。”徐萍的老公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制片,两人在1995年结婚,没有孩子,日子过得很满足很惬意。当年在时装队时,徐萍就被称为“性格演员”,为人直爽开朗,思想开放,敢作敢为,这20多年来,她的性格始终没有改变。她说不生孩子就是担心身材走样,担心操心太多过早变老,这个决定在结婚前就和丈夫说好了。离开时装队后,她不习惯朝九晚五地上班,所以一直自己做老板,涉足过的行业很多。这两年和朋友一起合作,经营着一家外贸公司,生意还不错。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她的身材仍然纤瘦,观念仍然前卫。她保留着每天用世界顶级化妆品的习惯,也喜欢像年轻人一样去衡山路的酒吧喝酒。

      约到柴瑾也是纯属偶然,因为别人都说她嫁到了美国,早就不在上海了。没想到我们试着拨电话竟然通了。柴瑾的生活过得很休闲,生活在美国的她,现在常常来上海度假。问她在美国每天都干些什么,她笑着说:“去海边骑自行车,打高尔夫球,做瑜迦……”保持身材,保持健康成了她日常的工作内容。不过在采访之前,她就说明自己只说关于时装队的事,不说个人的事情。问她手上的戒指是不是代表已婚,先生是做什么的,她只是微笑地说:“戒指是乱戴的,不代表任何意思。”柴瑾在美国有好几处房产,前些年又在上海置业,现在就做房产生意。

      对于我们来说,第一代模特是神秘低调的。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远离了这个行业,平静地生活着。联系到他们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联系到后,他们不愿意面对媒体的镜头,是一件更让我们为难的事。

      老人们常说:各人有各人的福气。确实,第一代模特中没有成腕成明星的,也没有嫁老外傍大款的,人到中年,他们有的身材发福了,有的退休了……享受不到什么荣耀,也没有多少金钱,但是他们依然共同享有20多年前的那份荣耀,那份回忆。

      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徐萍说队员们之间会不定期地在一起聚会,去年他们还一起为当时的形体老师邬臻清办了80岁的大寿。他们常常在一起说说当年的那些事情,怀念过去那段既可笑、又可爱的经历。如今,那些花儿散落在天涯,但是情谊常在。

      1979年,国际时装大师皮尔·卡丹先生率领法国模特,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行时装表演。“时装模特”的概念首次被引入中国。

      1980年,中国第一支时装表演队——上海时装表演队成立。“时装模特”在中国诞生。

      1986年,中国模特石凯以私人身份参加第六届国际模特大赛并获特别奖,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出现在国际模特大赛中。

      1987年9月,中国时装表演队第一次走出国门,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二届国际时装节,轰动世界时装界。

      1988年8月26日,北京广告公司时装模特队的彭莉,在意大利举行的“1988年今日新模特国际大奖赛”中夺魁,首次为中国获得了国际模特大赛的冠军。

      1989年秋,上海举行了“中国迅达杯时装模特大赛”,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模特比赛。

      1995年,第四届中国超级模特大赛冠军谢东娜荣获“世界超级模特”称号,这表明中国模特的水平已得到世界承认。

      1996年,纺织总会和劳动部联合颁发《服装模特职业技能标准(试行)》。服装模特成为国家正式承认的一种职业。

      1999年5月,“世界男模特大赛”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行,胡东代表中国男模特参加比赛,闯入“十强”并获“最佳表演奖”。

      1999年7月,全国16家模特经纪公司联合发起并组织签署了《中国模特经纪人北京协定》,提出“模特资源共享”的经济合作意向,“模特经纪人”浮出水面。

      2002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进行的“世界模特小姐大赛”总决赛上,中国选手阎巍从来自世界40个国家的模特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大赛总冠军。

    上一篇:

    下一篇:

    模特
    模特
    2019-10-30 10:21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